森下川。

林渊。

还可以用席子的时候拍的平铺。蝴蝶结弄掉了一个……

你亲吻过柳梢每一片新叶,怀抱着暖风向我走来。
你柔软的指腹抵着我滚烫的左胸口,微笑起来
“bang。”

九老师今天的更新…又甜又虐,我好喜欢九老师的周黄啊………!!!!
………………因为我爱你呀。

小魔法师在旅途中遇见了一个穿着黑袍的术士青年。他的半张脸笼罩在阴影里,唇角微笑弧度却温和的刚好。


在无言中两人却默契地朝着同一方向前行。小小的魔法师收起了自己亮晶晶的扫帚,术士的手杖不知被放到了哪里。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和谐平静正如老友相逢。


他们走到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溪边,小魔法师首先停下了脚步。他弯腰小心翼翼掬起一捧清冽的水,术士于是也停下脚步席地而坐,压歪了一片青草。


帽檐生涩地进行着上翻的动作。术士苍白的皮肤和脸颊暴露出来。他抬起头盯着魔法师的眼睛,仍然在笑着。"你好,我叫喻文州。"


他的眼睛不像书里的术士那样浑浊,倒像是刚才那一鞠清水湛蓝而清澈。声线温和柔软,让人无意中放松了防备。

"..你好….。"小魔法师像是酝酿了很久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他抬起大大的法师帽檐,漂亮的松绿色眼睛怯生生地望向喻文州。"我叫高英杰..."他的声音很轻,传到喻文州的耳里像是小猫的嘤咛。"先生,您是要去哪里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术士的手从草地上抬起,先是理了理衣襟,又重新把宽大的帽子戴上,遮住了半张脸。"我和你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小魔术师很茫然。


我要去老师家。他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地,转而思索起来。他…也要去老师家吗?"还要休息一会儿吗?"术士站起来拍拍袍子上的尘土和草叶,也许还有和老师帽子颜色相似的花瓣,高英杰想着。


他站起身,扯了扯斗篷,整理好大大的尖顶帽子,星星还在摇晃着,他们踏上了漫长的路。


"我是…去兴欣城看我的朋友的。"他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我要回家了..回微草。您也是吗?"


"是呀,我也是去微草的。"喻文州闻言微微偏过头,唇角笑意更甚:"去找一个朋友。"


高英杰更迷茫了。


微草…有术士吗?好像没有...。不对,肯定没有…。微草有很多很多的魔道学者,最厉害的就是自己的老师,自己也是个学徒;还有神枪手,比如说柳非;也有剑客,比如说黑发黑眼的好友刘小别;还有圣职者的袁柏青,他和他的师父也很有名,都是双职业的能者;梁方、肖云、还有大家,总之是没有术士。


术士,最有名的,就在蓝雨……


老师说过的术士,好像就是他……


他小心翼翼用余光看了边上那个人一眼。


难道是来找小别的?不太对……

他决定放弃思索。


"我去找王不留行呀。"边上黑乎乎的人说。


………………生快,慢慢写。喻王?



他说,我们去看星星吧。

 

 

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一定很有趣。不说别的,他尖尖的耳朵上挂着一颗星星。这不像是普通的人类。于是我走上前去仰头看着他说:你好呀。然后就被他的眼睛吓到了。有点可怕啊,和大陆另一端的拳皇的可怕还不一样,让人稍稍的毛骨悚然起来。这个形容有点奇怪,因为眼睛不太平凡的我才让人毛骨悚然。但今天我可能见到特别的人了。

他抬起头看着我,大概是因为宽宽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视线,于是他又伸手往上推了推帽檐,认真地看着我。

“你好,我是……”

听不清的尾音消失在空气里,梦境戛然而止。

刚开始看全职的时候是有先看人设…意外地发现我和锐大大同一天???抱着想看看这人究竟是…的心情就追完了全职…所以说不管后来变了多少,初心果然还是锐大大呢。w。前天生日的时候啊,自己是没收到几个祝福的,但是今天跑过来看tag…啊、锐锐真幸福啊、有粉丝有老林…w
啊、我果然还是很喜欢方锐的呢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番外??

这种鬼东西居然还有这种番外???想想都觉得作者有病

只是想苏一下幼年的乐乐结果话唠了这么多都没让小家伙和大乐乐见上面……

也是吐槽自己的效率。

这之后大概就没有了……开第一个坑就坑了我也是蛮屌的

以后就开学啦。电脑君都见不到了……我想要他来侍寝啊!!

甄嬛传中毒中。我有病。

 @夏瞳 ……不来看一眼吗。深沉地。这就是最后了……【才不是



<<<<<<<<<<<

番外

 

 


你忙碌的一天,此时终于落下了帷幕。


沐浴着夕阳洒下的浅淡余晖,你步伐轻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说实话,刚开始上班时你是有些不太高兴的。


因为去单位的路上需要经过百花俱乐部。


尽管看上去早已释怀,但是人——更何况是女孩子,总会有容易伤感的时候

。但是在时间的洗礼下,这些都消失殆尽。

 

 

你今天心情莫名的好。


在路过百花大门的时候都没有被影响。


……直到你衣角被人扯了扯。


你回头。那是一个不高的孩子,长相十分清秀,发色里带点棕色,扎了个马

尾辫。


——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像…………那谁谁。


——哎?怎么眼角有点儿泛红呀……

 


——“姐姐……”小孩子一开口你的心都快化了——软软糯糯的童音带着一

丝哭过后的鼻音,那孩子开口道“……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说着又吸吸

鼻子,看上去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轻轻叹了口气,心想究竟是怎样粗心的爹娘才会将这么可爱的孩子丢在了

路上,蹲下身来伸手揉揉孩子的头顶:“不哭不哭,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

字?”


“——我、我叫张佳乐…………”小孩子委屈地望着你,而你感到五雷轰顶。


——真不是你儿子吗张佳乐???!!


仔细想了想你否定了这个答案。人在Q市霸图打得正欢呢哪来的儿子。更何

况他也不会再这个时间去找妹子结婚。……想想你还是加上了个大概。因为

你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


“乐乐乖。你家在哪里呀?离这里远不远?”


“……我记得、我记得,实在那个方向的……”小孩子伸出手指向一个方向,

嫩白修长的手指让你不由得愣了愣。“啊、在那边吗……那我们走吧,姐姐

带你找回家的路。”


你牵起了这个小小的张佳乐的手,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乐乐……真的会是这里吗?你是不是……刚才的岔路上指错了路?”

看着面前的一片草地,你心塞地低下头去问他。


“我记得是这里没错的!刚才下午我从这里一路走过去,到了那栋遇见你的

大楼那边发现天突然就黑了,然后我就不知道该不该回来,然后你来了我就

、就……”他说着低下头去,瘦小的肩膀开始轻微的颤动起来,声音里也带

着一股哭腔:“怎、怎么办啊……回不去了…………”

你这时候才注意到不对的地方。你们一路走来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孩子

的脚程再慢也不可能从下午走到天黑。不过当务之急不是推理,而是先安慰

安慰紧张害怕的孩子。


“乐乐别哭别哭……找不到家没关系的姐姐可以陪你一直找下去的,不哭不

哭来姐姐抱抱啊……”你将孩子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不由在心里感叹下孩子的营养是不是没跟上,身上一点肉都没有。“乐

乐……听姐姐说,现在天也黑了,姐姐也暂时找不到你的住址,要不然,乐

乐先去姐姐家住一晚?离这里不远的,要再来也方便,乐乐觉得呢?”你放

柔了声音,在他耳边低语。“呜……好、好的……谢谢、谢谢姐姐……”孩子

压抑着哭腔小声回答道。


你就这样抱着个半大的男孩子回了家。看看时间都大半夜的了,你让孩子去

浴室里洗了个澡,客房是来不及收拾出来了,征求了乐乐的意见后你决定晚

上让他和你一起睡。反正是个孩子,说不定还会怕黑……你这样自我催眠着

。小乐乐解下辫子后头发温顺地贴在颈边,呼吸平稳很快进入了梦乡。你本

来想好好整理一下思路看看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奈何疲惫袭来,你也迷迷

糊糊睡着了,在之前唯一庆幸的是明天的休息日,不用担心孩子的事……

 


毫不意外地你醒的格外早,怀里的孩子睡得倒是安稳,估计是哭得累了,也

可能是找到了个可以依靠的地方稍微安心了点……不过还真是孩子,都没什

么防备心啊,万一我是个坏人怎么办……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抽抽嘴角勉强

勾起一个笑容,逼着自己不去想这孩子大名儿……也不对,这么一推断这孩

子肯定就是几年前的张佳乐了。这是该悄悄地兴奋一下自己捡着了个大神回

家吗,还是幼年的可以玩养成……不对,这思路走偏了,重来。

 

你这么想着准备重启一下的时候,怀里的小鬼轻轻动了动,在你胸口轻轻一

蹭,翻了个身悠悠转醒。醒了之后看上去智商……不是,似乎是有些没缓过

劲儿来,睁着双大眼睛瞪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回过头看向你,语调软软地问

道:“现在几点了啊……?”……晚是不晚,但是你这么卖萌真的好吗?

 

好不容易把他给哄去洗漱了,你转身先去做了早饭。也做不了什么太好吃的

东西,只好随便做了能吃的,不过人家似乎是饿得慌了,一点儿都不介意,

晃着小细腿一口一口吃的格外欢快。

 

 

你带着孩子在外面晃荡了一整天,给他购置进了一堆衣服鞋子,还特地拉着

他去了饰品店买了几根不艳丽的发绳。看着人一脸黑线的样子你死命憋着,

好歹是憋回了笑意。


熬到了天黑,乐乐可怜兮兮地把你从商品的海洋里拉回来,吃饭回家一路上

你都笑得如沐春风,和边上散发的怨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到家你把小鬼安顿好,累了一天的人也是很快就睡着了,而你整理着东西

就没那么快睡了。


——更别提还有人打了你的电话,大半夜来骚扰骚扰你。


——你听到电话铃的时候是这么想的,直到你看到了来电显示。

 

==== 

 

谁来告诉我这人为什么会打我电话???为什么???虽然我没有换过手机

号但是你为什么还会存着我电话??为什么??你为何这么屌??说好的大

神气场呢怎么这时候还来打我电话?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还有为什么你


就算这么内心像黄少一样吐槽刷着屏,你还是手软接了电话。


电流里的声音仍然那么不真实,一声喂更是显得有点懒洋洋的。


“……喂?您哪位?”你这样说,装着已经删去了他的号码。


“……别装啦我知道你没删我号码。你怎么可能舍得删嘛。”电话那头的人

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尾音上翘。你隐约听到了他话里的颜文字x。


“为什么不会删……你就那么笃定这回事儿?”你叹口气承认了事实,转身

替小鬼掖好被角转身出门,顺手掩好房间门。


“那当然啊——都说了你怎么可能舍得删。”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你听着电话

那头笑意盈盈的人声。


“——那么大半夜的打电话给你的……前女友、不对,说不定我都不是前任

了。有什么事儿?”


你歪着头用肩膀顶住手机没让它掉下来,在茶几上拿了一小包薯片撕开准备

边吃边听他说废话——还好是他不是黄少天。你悄悄松了口气。



“嗯……这不都夏休了嘛,我想回来玩玩。我回家得先去看看爸妈,你要是

有空咱们一块儿出去兜兜呗……虽然我觉着你也该兜厌了。”


——啧啧,听听,这语气,我都能听到他句尾那个卖萌用的颜文字了【。



>>>>>>>>>>>>>

最后请允许我刷一发想养一只可爱的萌萌的小乐乐!!!!乐乐姐姐带你玩遍大魔都吃遍自助餐快来我怀里!!!



好。魔性完毕。

仍然希望有人能看……有人看我就继续写!【鬼要看喔【干

20:30


黄少天心情一点也不好。
明明是我生日而且本剑圣刚捧回个世界冠军回来欸你们这群人居然连我生日都忘了吗!
他愤怒地坐在宿舍的床上,拿着平板。难得没有去职业选手群里刷屏。他愤怒地打开游戏。他愤怒地把屏幕上的小鸟打出去。他愤怒地玩了好多好多次都没有过关。
黄少天心塞地不说话,大字型面朝下趴在床上。
窗子大开着,风吹得窗帘不停地摇晃着。






14:15
厨房】
徐景熙今天也很心塞。
就算我是个治疗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我啊?让我做蛋糕这还想不想让黄少过个安全的生日了?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往蛋糕胚上抹奶油。
——徐大大,就算黄少喜欢吃甜食可是你涂这么多真的是要他被甜死吗?
郑轩今天心不塞。他压力山大。
他一脸没干劲的站在徐景熙旁边,之前蛋糕胚是他做的。每个都做得有严重的缺陷。最后还是愤怒的景熙把他拖了出去,自己动手做蛋糕。不得不说治疗果然有治愈人心的能力,他倒是发挥得非常好,虽然他似乎把对郑轩的不满发泄到了蛋糕上。

休息室】
卢瀚文低头把七彩的纸环一个个粘好,伸手将一长串东西递给一边微笑了一整天的喻队。
瀚文眼睛眨巴眨巴,盯着他们温xin柔zang的队长看了好久,知道他回过头来:“瀚文,怎么了?”
“队长,为什么一定要瞒着黄少啊,还非要装出一副忘记他生日的样子……”瀚文说他憋得很难受,差点就对着黄少喊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乐!!了。
“嗯……我觉得呢,我们刚把世界冠军拿回来,少天肯定很开心。如果我们能在这个生日给他一个漂亮的惊喜的话,他一定会更高兴的。瀚文你说呢?^ ^”
“诶……哦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一定要给黄少一个大大的惊喜!”瀚文兴奋地这么说了。

——小卢,你没有有觉得今天你们队长表情有点愉悦过头了吗?
——当然没有,他一心想着给亲爱的黄少一个充满了蓝雨爱の生日。

街面】
宋晓的心比徐景熙更塞,李远也是。
大热天的,你们都躲在室内做蛋糕布置休息室的,有考虑过我们两个的心情吗?大热天在街上跑,还要小心翼翼躲着不被主场粉丝发现……你们真的不是在陷害我们吗??
然后这俩人买了一堆手办和周边抱了回去。
顺便买了一块看上去颜色非常鲜艳的,夜雨声烦样子的巧克力,回去的第一时间送去了厨房,郑徐二人看到的时候那表情也是有点醉。



“你们要让黄少吃还是给队长吃啊………………………………”——from心塞的郑徐。



20:45


“报告队长!蛋糕准备完毕!over!”
“报告队长!礼物准备完毕!over!”
“报告队长!黄少准备……不是!休息室布置完毕!”
“……呵呵,大家今天做得都很不错啊,辛苦了。过五分钟我去把你们黄少叫过来,大家准备好开个party吧。玩得开心点是好,别太疯就是了。^ ^”
蓝雨的队长心情愉悦地这样说着,想了想自家王牌一会儿的表情,笑得更愉悦了。

20:46
门卫室的大爷费劲儿地把各队快递来的礼物搬进了室内。吃的已经到了食堂,看着整数克的食材食堂大叔笑得特别开心。快递单上的张新杰三个公整的字安静地躺着,任由大叔用剪刀小心翼翼剪下它,一路狂奔送进了休息室里各位选手的手上。

20:47
徐景熙拿着胶带把那张单子贴到了霸气不侧漏的韩文清的快递单边。
喻文州打开了黄少天的房门。

20:50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起走在蓝雨的走廊上,全程没有提过生日这回事,话少的令人生疑。

20:55
最后检查完休息室,房间里的五个人关了灯,守在沙发边,郑轩宋晓手上各拿了一个彩色纸花筒。

21:00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陷害下旋开了休息室的门。
五个人同时冒了出来,伴随着一句响亮的“生日快乐啊黄少!!”,彩色纸片嘭的一声全数洒在了黄少天身上。

灯被打开了。
黄少天一个字都没说。
他看着被装饰得五颜六色的休息室,角落里的生日礼物,桌上的生日蛋糕和自己家这群可爱的队友。
“我还以为你们忘了呢……”他小声的这么嘟囔了一句,眼角有点泛红。
徐景熙兴致勃勃地将蜡烛点燃,插在了蛋糕上。
郑轩默契地关上灯,一群大男人在只有烛光的房间里唱起了生日歌。
黄少天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这时候,卢瀚文拿出手机,打开职业选手群。
一条一条的语音祝福这样播放着。有全是玩笑的,有秀下限的,也有严肃地祝他生日快乐的。
被吹灭的蜡烛,重新亮起的电灯。
队友的欢声笑语,夜空的星星闪烁。
今天是八月十日。
是剑圣的生日。
生日快乐。
他说。







这样想着他的后颈被抹了奶油,回头看见作死的李远撒丫子跑开,剑圣不甘示弱地一边说话一边反击,被喂了一口蛋糕后不小心呛到,站着咳嗽了好一会儿。
“我去着蛋糕太甜了吧景熙你放了多少糖……一整罐吗!”
“没啊?就三分之二左右……”
“这有啥区别啊!甜死了好吗!”
………………
属于蓝雨的夏夜还很长。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完

5]
这个时候他退役了。你看着电视里眉眼间流露出明显的疲惫的他,被感染上了悲戚的情绪。还好只是退役……他会来陪我的,你这么想着。
选在这个时间点上网——论坛和荣耀都不是好选择。
到处都是他的粉丝在刷他退役的这个话题。最后你无奈地关了电脑,回房间找书看打发时间。你毕竟不想让自己看上去悲伤,你以为他回来会看见,然后小小地心疼你。








退役了一个月,他甚至没有给你打过一通电话。
你渐渐有些心慌。
只好在半夜靠荣耀来稍微让自己安心些。
你在百花谷的公会人群里混着,看到了前方的那个打法华丽的弹药专家。
那个帅气的角色头顶的id叫做浅花迷人。


你没有上前搭话或是询问什么。心里早已有了清楚的答案。
你们就这样,不冷不热地继续着恋爱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你有了一份崭新的工作,与城市里的每个年轻人一样忙碌地东转西转。认识的人逐渐多了许多,而在那么多份友情的同时逼迫下,你早就没有了那时满心满眼全部都是他的那份爱。

而他出人意料地复出了。去了Q市的霸图。与你隔了万水千山。


你比他的粉丝知道这件事早了一天。
在宣布这件事之前,他将一直搁置一边的情感搬上台面来,告诉你:“我要复出啦,应该会带着百花缭乱一起。去霸图。以后别太想我哟。”

然后你们和平地分手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悲伤难过,其实你早该料到的。

他一个人扛着百花在荣耀里前行的时候,其实早就累得没有精力去顾你。而如今他也终于到了职业生涯最后的能拼搏的时候了,你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变成他的累赘——你已经不可能成为他的动力了,从他心灰意冷的那时候开始。你明白他会抛弃从前的一切,一心去打比赛。
而你最终也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的背影,逐渐变小再小,最后总算是化为了一个细小的黑点在你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你还喜欢他吗?
喜欢。但那感情早就已经变了质。不再是之前轰轰烈烈的喜欢,充满青年人活力的喜欢;而是单纯看看就已满足,不去奢求别的什么。

你在和同事一起去现场看的那场决赛后,把手中一直紧紧攥着的账号卡拿出来,在散场灯光的照耀下,那张陪着你在夏天等候他回来的账号卡一如既往地熠熠生辉,然后你反手让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都结束了。你这么想着。


回到自己的城市,自己的生活,又是一幅新的光景。





你好,张佳乐,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