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下川。

林渊。

还可以用席子的时候拍的平铺。蝴蝶结弄掉了一个……

天啊,我的天啊,他又过生日了……从我喜欢他开始,这是第几个生日了……会在哪一年才忘记这个天使呢……

老公生日快乐!!!【滚啦
最喜欢你,最爱你

你亲吻过柳梢每一片新叶,怀抱着暖风向我走来。
你柔软的指腹抵着我滚烫的左胸口,微笑起来
“bang。”

九老师今天的更新…又甜又虐,我好喜欢九老师的周黄啊………!!!!
………………因为我爱你呀。

"呃……"

"周……"

你和他四目相对。

"你先说吧。"

尴尬的短暂沉默后,你开口对他说。

"…你先。"

他低下头踌躇两秒,低声说。

"我们不如分手吧?"

你应下一声好后,平静地直视他的眼睛,这么说着,语气平淡。

却是心脏被拧成麻花般的疼痛后做出的决定。

"…好。"他迅速应答,还朝你微笑了一下。

可能他开始时仍有那份牵挂你的心情  ,温柔也未曾是一时假象。

然而你终究败给了没有出现过的人。

或许压根也没有那个人的存在,不过是你一人满腔温情败给他的专心致志。

也许他从未曾对你敞开心扉。


小魔法师在旅途中遇见了一个穿着黑袍的术士青年。他的半张脸笼罩在阴影里,唇角微笑弧度却温和的刚好。


在无言中两人却默契地朝着同一方向前行。小小的魔法师收起了自己亮晶晶的扫帚,术士的手杖不知被放到了哪里。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和谐平静正如老友相逢。


他们走到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溪边,小魔法师首先停下了脚步。他弯腰小心翼翼掬起一捧清冽的水,术士于是也停下脚步席地而坐,压歪了一片青草。


帽檐生涩地进行着上翻的动作。术士苍白的皮肤和脸颊暴露出来。他抬起头盯着魔法师的眼睛,仍然在笑着。"你好,我叫喻文州。"


他的眼睛不像书里的术士那样浑浊,倒像是刚才那一鞠清水湛蓝而清澈。声线温和柔软,让人无意中放松了防备。

"..你好….。"小魔法师像是酝酿了很久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他抬起大大的法师帽檐,漂亮的松绿色眼睛怯生生地望向喻文州。"我叫高英杰..."他的声音很轻,传到喻文州的耳里像是小猫的嘤咛。"先生,您是要去哪里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术士的手从草地上抬起,先是理了理衣襟,又重新把宽大的帽子戴上,遮住了半张脸。"我和你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小魔术师很茫然。


我要去老师家。他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地,转而思索起来。他…也要去老师家吗?"还要休息一会儿吗?"术士站起来拍拍袍子上的尘土和草叶,也许还有和老师帽子颜色相似的花瓣,高英杰想着。


他站起身,扯了扯斗篷,整理好大大的尖顶帽子,星星还在摇晃着,他们踏上了漫长的路。


"我是…去兴欣城看我的朋友的。"他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我要回家了..回微草。您也是吗?"


"是呀,我也是去微草的。"喻文州闻言微微偏过头,唇角笑意更甚:"去找一个朋友。"


高英杰更迷茫了。


微草…有术士吗?好像没有...。不对,肯定没有…。微草有很多很多的魔道学者,最厉害的就是自己的老师,自己也是个学徒;还有神枪手,比如说柳非;也有剑客,比如说黑发黑眼的好友刘小别;还有圣职者的袁柏青,他和他的师父也很有名,都是双职业的能者;梁方、肖云、还有大家,总之是没有术士。


术士,最有名的,就在蓝雨……


老师说过的术士,好像就是他……


他小心翼翼用余光看了边上那个人一眼。


难道是来找小别的?不太对……

他决定放弃思索。


"我去找王不留行呀。"边上黑乎乎的人说。


………………生快,慢慢写。喻王?



他说,我们去看星星吧。

 

 

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一定很有趣。不说别的,他尖尖的耳朵上挂着一颗星星。这不像是普通的人类。于是我走上前去仰头看着他说:你好呀。然后就被他的眼睛吓到了。有点可怕啊,和大陆另一端的拳皇的可怕还不一样,让人稍稍的毛骨悚然起来。这个形容有点奇怪,因为眼睛不太平凡的我才让人毛骨悚然。但今天我可能见到特别的人了。

他抬起头看着我,大概是因为宽宽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视线,于是他又伸手往上推了推帽檐,认真地看着我。

“你好,我是……”

听不清的尾音消失在空气里,梦境戛然而止。

刚开始看全职的时候是有先看人设…意外地发现我和锐大大同一天???抱着想看看这人究竟是…的心情就追完了全职…所以说不管后来变了多少,初心果然还是锐大大呢。w。前天生日的时候啊,自己是没收到几个祝福的,但是今天跑过来看tag…啊、锐锐真幸福啊、有粉丝有老林…w
啊、我果然还是很喜欢方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