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下川。

林渊。

小魔法师在旅途中遇见了一个穿着黑袍的术士青年。他的半张脸笼罩在阴影里,唇角微笑弧度却温和的刚好。


在无言中两人却默契地朝着同一方向前行。小小的魔法师收起了自己亮晶晶的扫帚,术士的手杖不知被放到了哪里。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和谐平静正如老友相逢。


他们走到一条几近干涸的小溪边,小魔法师首先停下了脚步。他弯腰小心翼翼掬起一捧清冽的水,术士于是也停下脚步席地而坐,压歪了一片青草。


帽檐生涩地进行着上翻的动作。术士苍白的皮肤和脸颊暴露出来。他抬起头盯着魔法师的眼睛,仍然在笑着。"你好,我叫喻文州。"


他的眼睛不像书里的术士那样浑浊,倒像是刚才那一鞠清水湛蓝而清澈。声线温和柔软,让人无意中放松了防备。

"..你好….。"小魔法师像是酝酿了很久才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他抬起大大的法师帽檐,漂亮的松绿色眼睛怯生生地望向喻文州。"我叫高英杰..."他的声音很轻,传到喻文州的耳里像是小猫的嘤咛。"先生,您是要去哪里呢?"他小心翼翼地问。


术士的手从草地上抬起,先是理了理衣襟,又重新把宽大的帽子戴上,遮住了半张脸。"我和你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小魔术师很茫然。


我要去老师家。他确定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地,转而思索起来。他…也要去老师家吗?"还要休息一会儿吗?"术士站起来拍拍袍子上的尘土和草叶,也许还有和老师帽子颜色相似的花瓣,高英杰想着。


他站起身,扯了扯斗篷,整理好大大的尖顶帽子,星星还在摇晃着,他们踏上了漫长的路。


"我是…去兴欣城看我的朋友的。"他咬着嘴唇想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我要回家了..回微草。您也是吗?"


"是呀,我也是去微草的。"喻文州闻言微微偏过头,唇角笑意更甚:"去找一个朋友。"


高英杰更迷茫了。


微草…有术士吗?好像没有...。不对,肯定没有…。微草有很多很多的魔道学者,最厉害的就是自己的老师,自己也是个学徒;还有神枪手,比如说柳非;也有剑客,比如说黑发黑眼的好友刘小别;还有圣职者的袁柏青,他和他的师父也很有名,都是双职业的能者;梁方、肖云、还有大家,总之是没有术士。


术士,最有名的,就在蓝雨……


老师说过的术士,好像就是他……


他小心翼翼用余光看了边上那个人一眼。


难道是来找小别的?不太对……

他决定放弃思索。


"我去找王不留行呀。"边上黑乎乎的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