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下川。

林渊。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番外??

这种鬼东西居然还有这种番外???想想都觉得作者有病

只是想苏一下幼年的乐乐结果话唠了这么多都没让小家伙和大乐乐见上面……

也是吐槽自己的效率。

这之后大概就没有了……开第一个坑就坑了我也是蛮屌的

以后就开学啦。电脑君都见不到了……我想要他来侍寝啊!!

甄嬛传中毒中。我有病。

 @夏瞳 ……不来看一眼吗。深沉地。这就是最后了……【才不是



<<<<<<<<<<<

番外

 

 


你忙碌的一天,此时终于落下了帷幕。


沐浴着夕阳洒下的浅淡余晖,你步伐轻盈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说实话,刚开始上班时你是有些不太高兴的。


因为去单位的路上需要经过百花俱乐部。


尽管看上去早已释怀,但是人——更何况是女孩子,总会有容易伤感的时候

。但是在时间的洗礼下,这些都消失殆尽。

 

 

你今天心情莫名的好。


在路过百花大门的时候都没有被影响。


……直到你衣角被人扯了扯。


你回头。那是一个不高的孩子,长相十分清秀,发色里带点棕色,扎了个马

尾辫。


——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像…………那谁谁。


——哎?怎么眼角有点儿泛红呀……

 


——“姐姐……”小孩子一开口你的心都快化了——软软糯糯的童音带着一

丝哭过后的鼻音,那孩子开口道“……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说着又吸吸

鼻子,看上去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轻轻叹了口气,心想究竟是怎样粗心的爹娘才会将这么可爱的孩子丢在了

路上,蹲下身来伸手揉揉孩子的头顶:“不哭不哭,来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

字?”


“——我、我叫张佳乐…………”小孩子委屈地望着你,而你感到五雷轰顶。


——真不是你儿子吗张佳乐???!!


仔细想了想你否定了这个答案。人在Q市霸图打得正欢呢哪来的儿子。更何

况他也不会再这个时间去找妹子结婚。……想想你还是加上了个大概。因为

你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


“乐乐乖。你家在哪里呀?离这里远不远?”


“……我记得、我记得,实在那个方向的……”小孩子伸出手指向一个方向,

嫩白修长的手指让你不由得愣了愣。“啊、在那边吗……那我们走吧,姐姐

带你找回家的路。”


你牵起了这个小小的张佳乐的手,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乐乐……真的会是这里吗?你是不是……刚才的岔路上指错了路?”

看着面前的一片草地,你心塞地低下头去问他。


“我记得是这里没错的!刚才下午我从这里一路走过去,到了那栋遇见你的

大楼那边发现天突然就黑了,然后我就不知道该不该回来,然后你来了我就

、就……”他说着低下头去,瘦小的肩膀开始轻微的颤动起来,声音里也带

着一股哭腔:“怎、怎么办啊……回不去了…………”

你这时候才注意到不对的地方。你们一路走来只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孩子

的脚程再慢也不可能从下午走到天黑。不过当务之急不是推理,而是先安慰

安慰紧张害怕的孩子。


“乐乐别哭别哭……找不到家没关系的姐姐可以陪你一直找下去的,不哭不

哭来姐姐抱抱啊……”你将孩子搂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不由在心里感叹下孩子的营养是不是没跟上,身上一点肉都没有。“乐

乐……听姐姐说,现在天也黑了,姐姐也暂时找不到你的住址,要不然,乐

乐先去姐姐家住一晚?离这里不远的,要再来也方便,乐乐觉得呢?”你放

柔了声音,在他耳边低语。“呜……好、好的……谢谢、谢谢姐姐……”孩子

压抑着哭腔小声回答道。


你就这样抱着个半大的男孩子回了家。看看时间都大半夜的了,你让孩子去

浴室里洗了个澡,客房是来不及收拾出来了,征求了乐乐的意见后你决定晚

上让他和你一起睡。反正是个孩子,说不定还会怕黑……你这样自我催眠着

。小乐乐解下辫子后头发温顺地贴在颈边,呼吸平稳很快进入了梦乡。你本

来想好好整理一下思路看看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奈何疲惫袭来,你也迷迷

糊糊睡着了,在之前唯一庆幸的是明天的休息日,不用担心孩子的事……

 


毫不意外地你醒的格外早,怀里的孩子睡得倒是安稳,估计是哭得累了,也

可能是找到了个可以依靠的地方稍微安心了点……不过还真是孩子,都没什

么防备心啊,万一我是个坏人怎么办……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抽抽嘴角勉强

勾起一个笑容,逼着自己不去想这孩子大名儿……也不对,这么一推断这孩

子肯定就是几年前的张佳乐了。这是该悄悄地兴奋一下自己捡着了个大神回

家吗,还是幼年的可以玩养成……不对,这思路走偏了,重来。

 

你这么想着准备重启一下的时候,怀里的小鬼轻轻动了动,在你胸口轻轻一

蹭,翻了个身悠悠转醒。醒了之后看上去智商……不是,似乎是有些没缓过

劲儿来,睁着双大眼睛瞪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回过头看向你,语调软软地问

道:“现在几点了啊……?”……晚是不晚,但是你这么卖萌真的好吗?

 

好不容易把他给哄去洗漱了,你转身先去做了早饭。也做不了什么太好吃的

东西,只好随便做了能吃的,不过人家似乎是饿得慌了,一点儿都不介意,

晃着小细腿一口一口吃的格外欢快。

 

 

你带着孩子在外面晃荡了一整天,给他购置进了一堆衣服鞋子,还特地拉着

他去了饰品店买了几根不艳丽的发绳。看着人一脸黑线的样子你死命憋着,

好歹是憋回了笑意。


熬到了天黑,乐乐可怜兮兮地把你从商品的海洋里拉回来,吃饭回家一路上

你都笑得如沐春风,和边上散发的怨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到家你把小鬼安顿好,累了一天的人也是很快就睡着了,而你整理着东西

就没那么快睡了。


——更别提还有人打了你的电话,大半夜来骚扰骚扰你。


——你听到电话铃的时候是这么想的,直到你看到了来电显示。

 

==== 

 

谁来告诉我这人为什么会打我电话???为什么???虽然我没有换过手机

号但是你为什么还会存着我电话??为什么??你为何这么屌??说好的大

神气场呢怎么这时候还来打我电话?都过去多久的事儿了?还有为什么你


就算这么内心像黄少一样吐槽刷着屏,你还是手软接了电话。


电流里的声音仍然那么不真实,一声喂更是显得有点懒洋洋的。


“……喂?您哪位?”你这样说,装着已经删去了他的号码。


“……别装啦我知道你没删我号码。你怎么可能舍得删嘛。”电话那头的人

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尾音上翘。你隐约听到了他话里的颜文字x。


“为什么不会删……你就那么笃定这回事儿?”你叹口气承认了事实,转身

替小鬼掖好被角转身出门,顺手掩好房间门。


“那当然啊——都说了你怎么可能舍得删。”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你听着电话

那头笑意盈盈的人声。


“——那么大半夜的打电话给你的……前女友、不对,说不定我都不是前任

了。有什么事儿?”


你歪着头用肩膀顶住手机没让它掉下来,在茶几上拿了一小包薯片撕开准备

边吃边听他说废话——还好是他不是黄少天。你悄悄松了口气。



“嗯……这不都夏休了嘛,我想回来玩玩。我回家得先去看看爸妈,你要是

有空咱们一块儿出去兜兜呗……虽然我觉着你也该兜厌了。”


——啧啧,听听,这语气,我都能听到他句尾那个卖萌用的颜文字了【。



>>>>>>>>>>>>>

最后请允许我刷一发想养一只可爱的萌萌的小乐乐!!!!乐乐姐姐带你玩遍大魔都吃遍自助餐快来我怀里!!!



好。魔性完毕。

仍然希望有人能看……有人看我就继续写!【鬼要看喔【干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完

5]
这个时候他退役了。你看着电视里眉眼间流露出明显的疲惫的他,被感染上了悲戚的情绪。还好只是退役……他会来陪我的,你这么想着。
选在这个时间点上网——论坛和荣耀都不是好选择。
到处都是他的粉丝在刷他退役的这个话题。最后你无奈地关了电脑,回房间找书看打发时间。你毕竟不想让自己看上去悲伤,你以为他回来会看见,然后小小地心疼你。








退役了一个月,他甚至没有给你打过一通电话。
你渐渐有些心慌。
只好在半夜靠荣耀来稍微让自己安心些。
你在百花谷的公会人群里混着,看到了前方的那个打法华丽的弹药专家。
那个帅气的角色头顶的id叫做浅花迷人。


你没有上前搭话或是询问什么。心里早已有了清楚的答案。
你们就这样,不冷不热地继续着恋爱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你有了一份崭新的工作,与城市里的每个年轻人一样忙碌地东转西转。认识的人逐渐多了许多,而在那么多份友情的同时逼迫下,你早就没有了那时满心满眼全部都是他的那份爱。

而他出人意料地复出了。去了Q市的霸图。与你隔了万水千山。


你比他的粉丝知道这件事早了一天。
在宣布这件事之前,他将一直搁置一边的情感搬上台面来,告诉你:“我要复出啦,应该会带着百花缭乱一起。去霸图。以后别太想我哟。”

然后你们和平地分手了。


没有什么特别的悲伤难过,其实你早该料到的。

他一个人扛着百花在荣耀里前行的时候,其实早就累得没有精力去顾你。而如今他也终于到了职业生涯最后的能拼搏的时候了,你觉得自己并不应该变成他的累赘——你已经不可能成为他的动力了,从他心灰意冷的那时候开始。你明白他会抛弃从前的一切,一心去打比赛。
而你最终也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的背影,逐渐变小再小,最后总算是化为了一个细小的黑点在你的世界里消失不见。


你还喜欢他吗?
喜欢。但那感情早就已经变了质。不再是之前轰轰烈烈的喜欢,充满青年人活力的喜欢;而是单纯看看就已满足,不去奢求别的什么。

你在和同事一起去现场看的那场决赛后,把手中一直紧紧攥着的账号卡拿出来,在散场灯光的照耀下,那张陪着你在夏天等候他回来的账号卡一如既往地熠熠生辉,然后你反手让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都结束了。你这么想着。


回到自己的城市,自己的生活,又是一幅新的光景。





你好,张佳乐,
再见。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3-4


3]
一杯咖啡,一只猫,和对面那个微微笑着的人,夺走了你全部的注意力。
你抬头看着他,他喝口咖啡回看你。“这猫好可爱啊对吧对吧?”你眨着眼睛看他,这样问。
“嗯,是挺可爱的。不过好像不太喜欢我……?”他这样说的同时,伸手探向蜷在你腿上的猫——猫抬头看了他那双精致漂亮的手,毫不留情地一爪子挥了过去。店主似乎将它的爪子修剪圆润了,没有抓伤他,不过还是把他吓得一个激灵将手缩了回去:“卧槽……”一脸的惊诧。你轻轻笑了,伸手拉住他的手腕:“没被抓伤吧?”“啊?啊没有……不是,我看上去像是那么娇弱吗!就算被抓伤了也不会有事的!”“……抓伤了是要去医院打针的好吗……好歹也注意一下啦,万一真的被抓破了怎么办。”“啊啊我知道了……”更何况你的手那么重要,又那么好看。

“哎你看你看,这页地方好漂亮!等我退了咱也去兜一圈呗!环游世界!”他这样对你说。你说好。低头抿口咖啡掩盖翘起的嘴角,悄悄在心底里期盼他带你环游世界。






4]
不得不说,即使是荣耀的弹药大神,在现实生活中的恋爱经验也是少得可怜。每次出来不是看电影就是游乐园的……就算因为身边人的特别而次次有不同的感觉,但一直这样迟早也不行的吧……也许会厌倦?就像孩子对着每天都相同的蛋糕一样逐渐失去兴趣。你这么想着,自然地从他手中接过巧克力味的冰淇淋。你们又一次并排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一人一个吃着冰淇淋。“乐乐你……”话说了一半你戛然而止,考虑着一个比较中和的表达方法。“嗯嗯怎么啦?”他疑惑地扭头看向你,手上的香草甜筒有了融化并滴下的迹象,你注意到了,探头过去舔掉。“没什么,就想说冰淇淋快化了……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就已经化了呢。”你笑笑,没有将自己真正的想法说出口。

他起身。重新拉上你的手。

那人拉着你去玩了云霄飞车。你有些恐高,坐在他身边面色泛白,咬着下唇没有让自己尖叫出声。……仍然会害怕高呢,即使是来了这么多次。终于踩回平坦的地面。他细心地轻轻拍着你的背,慢慢地向前走。


……又是一个约会的老套场景,天色已暗时缓缓转动的摩天轮。


——不过,就算了吧。反正和他在一起,也没什么好厌倦的。每一次的感情都会又一次升温,让你更加喜欢面前这个笑起来暖洋洋的大男孩。
他指着窗外。你转头看去。不知是谁在这个之后放着烟花。



他轻声说着,情人节快乐。
………………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2

阳光很好。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却不觉得热,在这样的上午你心情颇好地与他十指紧扣走在街头。对于年轻人的夏天来说这个时间点似乎有些过早,因此即使是七夕街道上也没有太多人。他今天没有扎起辫子,发尾就这样安静地贴着后颈,不时随着他走路的动作而轻轻上下晃动着,衬得他更显明亮,消去了几分忧郁的气息。也许是你偏头盯着他的时间太长了,他扭过头对着你眨了眨眼睛:“诶诶?怎么了?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呃……没、!”你话还只来得及说了半句,身边那个比你高上半个头的人身形猛地向下一坠——他踩到了人行道边沿年久出现的坑里,虽然不深不会使人受伤,但惊吓的程度还是够可以的。“……卧槽!”一脚踏回平整的地面上,张佳乐忍不住低声爆了句粗口。你站在他身边,因为刚才的事件而使得你们二人的手暂且分离了。手心里空空的有种飘忽感,于是你伸手捉住了他的衣角。他稳了身形偏头对你笑笑,拉起你的手。“哎哟我去……这要是被那帮子人知道可得嘲笑死我了。”“诶……会吗?”你不解,歪头望向他。他面朝前方,轻笑着不回应。阳光从房屋的间隙洒下,又从他的发间穿过,你这样望着他的同时被阳光微微刺到了双眼,不由得微眯起眼睛。
“诶,你这动作……不觉得特别像猫吗,就你家楼下的阿姨养的那只灰色的。每次看到我都眯着眼睛看我简直就跟叶秋似的特别嘲讽。”
“……噗。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就……咳嗯。”
“诶诶?啊没关系啦反正经常被笑……”他伸手撩撩发尾,露出好看的脖颈。
你因为之前的几句对话而有些忐忑不安,唯恐自己不小心戳到了他的雷区,不敢继续往下说话。好在他这时他牵着你的手进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屋。店面不大,里面倒是十足的温馨装饰。进了去才看见这店原来是双层的,你望着矮几沙发和墙上的各种猫咪的照片眼神发直。他便仍然是牵着你的手,却改了上楼的路线陪你一张张细细看着静态的猫,一路看到了楼梯边,顺理成章上楼的两人倒是被那一片热闹给吓了一跳。沙发嫣然已经是各个品种猫咪的家,心安理得盘踞着这些地方的猫见有陌生人来倒也不恐惧不炸毛的,等着几双大眼睛大大方方盯着你们看。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窗边的沙发上你将猫咪放在腿上,一边为它顺毛一边止不住的笑。——对面这个人特地选了这样一家店,安静又有你喜欢的氛围。








对不起我没写完。(´・_・`)还是那句有人看我就继续写…………写这种东西出来我这个人真的粉如黑。………差不多这样。我觉得我这个东西要真坚持下去肯定得好几章………有人看嘛QAQ留个言点个赞呗[[[你

完全看不懂的张佳乐与你。

O

七夕前一天夜里。微博上提前发出的烧烧烧和秀恩爱交织着,看的人心痒也想去烧个几对的。……但自己已经脱团了欸?有些矛盾地这么想着,你背靠在工作椅上伸了个懒腰,端起已经凉掉的红茶喝了几口,放下杯子时顺手从一边拿起手机,划了几下屏幕没有收到任何短信,你只好锁上手机屏幕重新戴上耳机开始荣耀。明明是夏休期欸……居然都不发条短信表示一下是有多忙碌啊……悄悄在心里埋怨着,角色在地图上缓慢前进,你开始将注意力放入了游戏中。
不知过了多久你感觉到了疲累,摘下耳机退出游戏关上电脑不再理会那杯剩下大半的红茶,拿起手机起身。手机猛地振动把你吓得差点摔到桌子上去,没有看清楚来点显示便先是接起了电话。………………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你发现现在已经是十二点整了,想起同学对自己说的恐怖故事,刹那间你背后就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还好,对面传来的不是什么奇怪的声音,而是非常元气的介于少年和青年间的嗓音。听到这样的声音你也放心了大半。是陪你脱团的那个人。他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稍稍有些失真——“hey!明天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出去玩呗!”“诶……哦,好啊去哪里玩?”“哎这个先不说了明天我在家门口等你啊你早点出来!晚了万一被人认出来我可就完了!”“好我知道了……都大半夜的了你怎么还不赶紧睡啊。精神这么好?”“哎也没什么就睡不着……正好就打电话约你咯。”“……哦那你早点睡吧,小心明天起不来?”“唉我知道啦知道啦!晚安晚安晚安!”然后?电话被挂断了。

如果有人看的话应该会放下半……………